【市场观点】为何库欣仓储中心对石油如此重要?


【市场观点】为何库欣仓储中心对石油如此重要?

  原标题:【市场观点】为何库欣仓储中心对石油如此重要?

  来源:芝商所CMEGroup

  作者: 芝商所能源研究与产品开发RussellKaras and Dan Brusstar

  概要

  · 位于俄克拉荷马州的原油枢纽为WTI期货合约提供现货交割机制

  · 随着全球经济重启,库欣地区的原油库存自2020年5月1日达到6540万桶的峰值以后,现已降至5100万桶。

  · 库欣的管道每天输入原油370万桶,输出300万桶。

  面对燃料需求减少、原油产量下滑,原油市场开始适应这种影响全球经济的“新常态”。

  在需求坍塌和炼油厂降低开工率后,原油库存水平终于达到峰值,并且随着新冠疫情后经济复苏而开始下降。

  原油的关键枢纽

  全球原油定价网络的核心是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地区的原油仓储中心,库欣仓储中心为芝商所旗下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WTI期货合约提供现货交割机制。

  芝商所于1983年推出WTI期货合约,当时库欣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原油现货市场交易中心,拥有管道、炼油厂和储油终端网络。如今库欣已成为全球原油市场的关键枢纽,拥有近20条输油管道和20个储油终端。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截至2019年9月,库欣的总库容为9100万桶,实际可用库容为7600万桶。

  库欣地区的管道基础设施非常庞大,与库欣相通的管道输入能力约为370万桶/日,输出能力为300万桶/日。输入管道运送来自加拿大和美国页岩油产区像巴肯、奈厄布拉勒、二叠纪盆地等地的原油。输出管道主要向墨西哥湾沿岸和中西部地区的主要炼油中心供应原油。

  交割和提货

  库欣成为关键枢纽不仅仅因为库存或管道输送能力,还包括各运营商在库欣进行互联互通。WTI期货合约通过库欣的Enterprise或Enbridge管道或与之相连的其他管道进行交割。

  Enterprise终端设施为库欣提供了一个关键的连接点,让库欣每个月可以运输数千万桶的原油。选择在WTI期货到期后接货的企业,必须拥有库存或者管道,能连接纽约商品交易所在库欣的交割地点。该企业可以选择将石油储存起来,或者通过相连通的管道将原油运输至美国中西部的炼油厂和墨西哥湾沿岸市场。

  2020年的压力

  2020年上半年,全球原油市场出现前所未有的供需基本面,给石油行业带来巨大压力。纽约港的RBOB汽油期货合约是观测新冠肺炎破坏能源需求的第一个指标。

  RBOB汽油期货市场早在2020年3月23日对市场需求释出忧虑,当时价格跌至20年以来的低点0.376美元/加仑。RBOB汽油期货是唯一一个全天候电子交易的期货合约,所以是全球汽油的一个重要指标。从历史上看,为迎接夏季的驾驶出游需求高峰,冬季的汽油库存会有所增加。

  但随着夏季驾驶季节明显缩短,汽油期货价格开始下跌,下跌速度比原油价格更快。同时,在2020年3月和4月疫情期间,运输部门对运送必需品的需求更大,纽约港超低硫柴油(ULSD)期货价格相较于RBOB期货价格有所上涨。

  原油库存下降

  为了应对汽油和超低硫柴油价格的大幅下跌,炼油厂迅速对价格信号做出反应,美国炼油厂开工率下降就是一个明显的指标。在夏季需求高峰期,炼油厂开工率通常会上升至90%以上,而这一时期炼油厂开工率一直低于75%。随着全球经济重启,炼油行业提高产量,库欣的原油库存自2020年5月1日达到6540万桶的峰值后,已经大幅下降。

  由于全球原油供给过剩,美国原油产量从2019年12月的峰值1300万桶/日大幅下降至2020年6月的1050万桶/日。供应过剩叠加全球需求坍塌,造成不利于美国原油出口套利的价格。

  美国6月原油出口量为250万桶/日,低于2019年12月370万桶/日的峰值。出口增长曾经为美国原油市场带来变革,更使美国原油成为全球能源市场的边际供应量。

  展望未来

  新冠疫情大爆发对全球造成前所未有的影响,也改变了原油现货市场基本面,包括原油需求下降、全球供给过剩以及美国较高的库存利用率,这些都可以从WTI原油期货走势看出端倪。

  这些基本面信息在库欣枢纽交汇,并在2020年继续给石油工业带来巨大压力。影响所及,企业将对价格信号做出反应,对冲与全球经济“新常态”相关的价格风险。

责任编辑:张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