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原标题:“广东陶瓷巨头”5亿债务逾期,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来源:小债看市

  号称“创意陶瓷第一股”的文化长城,跨界并购的目的并不单纯,其转型之路甚至被解读为大股东的套现之路。

  015亿债务逾期

  9月4日,文化长城(300089.SZ)公告称,截至目前其所面临的逾期债务本金合计4.95亿元,占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47.82%。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债务逾期公告

  同时,文化长城还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函。

  监管函显示,2018年以来,文化长城未及时披露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情况;未及时披露重大股权交易进展情况;未及时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深交所监管函

  据悉,文化长城实控人蔡廷祥所持股份分别于2019年7月17日、2020年2月13日、2020年4月14日被相关法院冻结,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29.82%,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其中6575万股股份被轮候冻结。

  债务逾期、股份被冻结,种种迹象透露出文化长城债务危机的沉重。

  《小债看市》注意到,这家以艺术陶瓷起家,后又以“陶瓷+教育”双主业发展的上市公司,2019年便陷入危机。

  当年7月,中证鹏元将其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至BBB,评级展望为“负面”。

  02破产重整

  据官网介绍,文化长城成立于1996年,创业之初主要从事各式中高档创意工艺、日用陶瓷的研发、制造和销售,2010年6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在创业板上市的创意艺术陶瓷企业。

  近年来,文化长城大力拓展教育领域,形成“陶瓷+教育”双主业发展模式。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文化长城官网

  从股权结构上看,文化长城的股权较分散,自然人蔡廷祥直接持股29.82%为公司控股股东,也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股权结构图

  2016年以来,由于跨界教育领域,文化长城盈利能力大涨,尤其是2018年扣非净利润高达2.03亿元。

  不过,巅峰后断崖式下跌,2019年由于大额资产减值损失,文化长城业绩由盈转亏,亏损1.72亿元;今年上半年继续亏损4936.1万元,经营性现金流连续净流出。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实现净利润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文化长城2018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若公司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继续被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深交所将暂停其股票上市。

  报告期末,文化长城总资产为20.27亿元,总负债17.4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8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5.93%。

  2018年以来,文化长城财务杠杆水平飙升,流动资产已无法覆盖流动负债,其他应付款增长较快,其债务风险高悬于头顶。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财务杠杆飙升

  截至今年6月末,文化长城的负债全部为流动负债,主要为其他应付款项和短期借款,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有8.15亿元。

  然而,文化长城账上资金仅有558.71万元,自2018年以来其自有资金已不能覆盖短期负债,短期偿债风险巨大。

  由于大量债务到期,取得借款金额减少,自2019第二季度开始文化长城的筹资性现金流就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状态,可见其外部融资环境已恶化。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筹资性现金流情况

  在融资渠道方面,文化长城渠道较为狭窄,历史上除了发债和借款,其还有4次应收账款融资,3次定增,以及股权质押融资。

  截至2018年末,文化长城实控人蔡廷祥已质押1.41亿股股票,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98.44%;其夫人吴淡珠1485万股股份也全部被质押,并且二人质押股票已全部到平仓线,存在被动减持风险。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股权质押风险

  业绩亏损、资金枯竭、外部融资遇阻,股权全部质押,文化长城资金腾挪的空间可以说十分逼仄。

  因此,2019年文化长城债务逾期、诉讼不断等负面消息接踵而来。

  据公开信息,目前文化长城被数十起诉讼缠身,案由主要为股权转让纠纷;今年以来,其已有5条执行人记录,执行标的合计高达8000余万元;2019年其已两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实控人蔡廷祥两次被限制高消费。

  在债务危机无法化解之下,今年文化长城已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

  今年3月,债权人天津钰美瑞科技中心(有限合伙),向广东省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文化长城进行破产重整,案号为(2020)粤51破申3号,但目前此案还没有进一步进展。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详情

  那么,号称“创意陶瓷第一股”的文化长城,是如何一步步陷入债务泥潭走向危机深渊的呢,这要从跨界并购说起。

  03跨界并购

  广东潮州,一座有着“中国瓷都”之称的历史文化名城。

  1990年,二十五岁的英文老师蔡廷祥,按捺不住时代的潮流,率先下海经商,开门市、做贸易,成为潮州勇吃螃蟹的第一人。

  两年后,蔡廷祥在家乡蔡陇,创办了潮州市长城陶瓷制作厂。由于他眼光超前和先发制人,在国内同类企业还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蔡廷祥已经成功获取了多个国外订单打开国际市场。

文化长城5亿债务逾期 从跨界并购走向破产重整

  文化长城董事长蔡廷祥

  从1998年开始,蔡廷祥开启了大手笔的运作。

  据悉,蔡廷祥每年耗资300多万元,参加每年两届的广交会和一些国外展销会。同时,他突破“单干”的陶瓷业作坊形式,借助瓷乡的优势,以松散连结形式联合了20多家陶瓷生产厂家,建立起以长城为核心的陶瓷生产基地。

  2010年6月,文化长城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在创业板上市的创意艺术陶瓷企业,一时风光无两。

  然而,上市后文化长城业绩持续低迷,为了扭转困局蔡廷祥想到了跨界并购。

  2016年7月,文化长城以现金支付及发行股份的方式,5.76亿元并购了联讯教育80%的股权;同年10月再次以现金支付方式收购智游臻龙100%股权,交易价格为3亿元。

  一年后,文化长城发起了2017年最大的教育资本并购。其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翡翠教育100%股权,交易价格为15.75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这三笔高溢价并购,使得文化长城积累了8.67亿的商誉,占其净资产的近5成。

  后来,文化长城又相继投资或并购了慧科教育、英盛网等公司,业务涉及教育信息化、职业院校实训室、职业培训机构、企业培训平台等多领域。

  一系列并购让文化长城业绩飞涨,2016年其净利润从1239万元迅速增长至1.37亿,一年翻了十倍。

  不过,短暂的甜蜜期后,2019年风云突变,文化长城收购的翡翠教育和联汛教育接连“失控”,两个子公司的财务报表不再并表,当年文化长城归母净利润亏损1.72亿元。

  另外,文化长城在收购翡翠教育时承诺的本应于2018年6月底支付的现金对价,仍有6.3亿元尚未完成,这也惹来翡翠教育多位股东的诉讼官司。

  同时,文化长城还多次以联汛教育股权、资产等作为质押,先后为文化长城取得5亿多贷款,部分款项甚至出现违约。

  业内人士认为,文化长城并购的目的并不单纯,其转型之路甚至被解读为大股东的套现之路,实控人减持、质押股份毫不手软。

  如今,在实控人套现离场后,等待被重整的文化长城只剩下一个空壳。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李铁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