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信托一产品逾期三年 融资方借款“1.5亿变4亿”

  本报实习记者 王晓珊 记者 陈嘉玲 广州报道

  借1.5亿元,三年后被要求连本带息还4亿元。这并非高利贷,而是一笔融资方向信托公司保证收益承诺的集合信托产品。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则民事判决书显示,北京信托请求法院判决西藏鼎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鼎创”)立即向北京信托支付项下欠付差额补足款约1.73亿元,逾期支付差额补足款的违约金2.3亿元,合计人民币约4.03亿元。

  不过,最终法院以违约金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降至约1.29亿元。民事判决书一出,北京信托立即申请强制执行,却不料债务人被申请破产清算。

  一则信托融资案例,何以发展至此?

  年利率高达54%

  2013年7月29日,北京信托、西藏鼎创、辽宁九州华伟农产品物流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华伟”)签订了《合作协议》,约定由北京信托将发起设立“北京信托·财富1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财富17号’)”,运用信托计划项下资金为九州华伟开发建设的“东北农副产品交易物流中心项目(以下简称‘农副产品项目’)”提供融资,规模1.5亿元,信托期限为2+1年。其中,信托资金4000万元用于受让西藏鼎创持有九州华伟80%股权,其余信托资金1.1亿元计入九州华伟资本公积金。

  当时,西藏鼎创承诺并保障如信托投资年收益低于15%的差额部分由其向北京信托予以补足。

  据了解,为了担保西藏鼎创公司履行差额补足义务,三方还约定了担保措施。约定由西藏鼎创持有的九州华伟20%股权向北京信托提供质押担保,九州华伟将农副产品项目A2、A1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北京泰润泽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与北京合润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对九州华伟享用的应收账款共9973.22万元为西藏鼎创履行差额补足义务向北京信托提供抵押担保,2015年12月,北京信托与九州华伟签订了《展期协议一》《展期协议二》,北京信托同意将融资期限延长至2016年12月25日。

  然而,截至农副产品项目投资期限届满,北京信托仍未收回信托本金及约定收益。在催告无效的情况下,北京信托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西藏鼎创立即向北京信托支付项下欠付差额补足款约1.73亿元,以及逾期支付差额补足款的违约金2.3亿元(每日按应付未付款金额的1.5‰暂计至2019年5月31日,实际计算至全部履行之日止),合计人民币约4.03亿元。

  信托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财富17号的股权投资或为“明股实债”。“一般我们认为的股权投资,本质是与项目经营方共担风险,现在看来类似的担保实质上是把股权投资变成了债权投资。”

  该人士称,2018年以前,信托行业监管相对宽松,当时明股实债的产品比较多,模式也多,股权+股东借款、明股实债类产品较多。

  随后,西藏鼎创向法院提出抗辩,认为依照《合作协议》约定,违约金每日按应付未付款金额的1.5‰计算,年利率高达54%,明显高于北京信托公司实际损失。西藏鼎创认为,违约金的性质以补偿为主,而不是严厉惩罚为目的,过高的违约金与公平原则相冲突。

  最终,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第2条规定,金融借款合同的借款人以贷款人同时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过高,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判定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显属过高,法院依法调整为以1.5亿元为基数,以年24%为标准,从2016年12月26日起计至西藏鼎创公司实际支付之日止。

  7月7日,民事判决书一出来,北京信托马上申请强制执行,根据执行文书显示,执行标的金额约为3.02亿元,违约金约为1.29亿元。

  然而,事情进展并不顺利。7月17日,民事判决书出来的第10天,铁岭市银州区人民法院披露了九州华伟被申请破产重组的公告。

  记者致电西藏鼎创,其公司接访人士表示对此不予置评。

  “烂尾”项目

  九州华伟被申请破产,或与东北寿光果蔬贸易城项目(以下简称“贸易城项目”)烂尾有关。该项目所在地为铁岭市银州区铜钟街,而该地址与上述提及的农副产品项目所在地属于同一区域。

责任编辑:唐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