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来源:一波说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成立于1996年,如今已是中国包装水第1,年入超240亿元。

  农夫山泉要上市了,搬运工变“搬金工”!一手疫苗,一手农夫山泉,杭州卖水大鳄钟睒睒再攀财富登云梯,赚钱能力超乎寻常人想象!一旦成功上市,农夫山泉将是钟睒睒继万泰生物之后旗下又一家上市公司。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年入250亿的农夫山泉赴港冲击IPO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农夫山泉的多元化品类

  “农夫山泉有点甜”,一旦成功上市,钟睒睒心中的滋味会更甜。

  7月31日,证监会核准农夫山泉发行不超过13.8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每股面值人民币0.1元,全部为普通股。

  据《证券日报》报道,完成本次发行后,农夫山泉可到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核准农夫山泉股东养生堂有限公司等70名股东所持合计45.88亿股境内未上市股份转为境外上市股份,相关股份完成转换后可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事实上,此前农夫山泉已启动了上市计划。相比于家喻户晓的农夫山泉,其幕后掌舵人、杭州富豪钟睒睒显得低调多了。作为一家饮品公司,农夫山泉的“搬金”能力超乎许多人的想象。

  农夫山泉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农夫山泉的营收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及240.21亿元,2018、2019年的收益同比增速分别为17.1%、17.3%。期内,农夫山泉经调整后的年内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49.54亿元。年营收超240亿,饮用水毛利率达60%,“大自然的搬运工”赚钱能力确实太高了。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

  7月3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中国10强食品饮料企业》。其中,钟睒睒旗下的农夫山泉上榜价值为650亿元,排名第6,且超过了红牛饮料严彬家族旗下的“华彬快消”,宗庆后的娃哈哈、许世辉的达利食品。这份排榜首位是庞康董事长掌舵的海天味业,伊利和双汇排名第二、三名。

  举例这份榜单仅供参考,这10强里如农夫山泉、娃哈哈、华彬快消并未上市,应该是一种估值;另外,食品饮料企业在价值计算时,须考虑很多方面,如品牌价值等,如何做到公允、客观也是个问题。

  股权结构是公司治理的基石,也从某种角度反映了这家公司的控制权、所有权及经营管理权的架构分布。

  招股书显示,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全部股本中约87.45%的权益,包括约17.86%的直接权益及通过养生堂持有的约69.58%的间接权益;其亲属卢晓苇、卢成、卢晓芙、钟晓晓等5人持有6.44%的股权。

  卢晓苇、卢晓芙是钟睒睒妻子卢晓萍的姐姐,前者现担任养生堂的董事及总经理。卢成是钟睒睒妻子卢晓萍的哥哥,钟䁢䁢、钟晓晓是钟睒睒自家的姐妹,家族化控股明显,且较为集中。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农夫山泉饮料水生产线

  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中国饮料20强之一。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中国市场前三位。

  多年以来,农夫山泉加快多元化的产品布局,形成了多元化产品矩阵,除饮用水外,已布局即饮茶、功能饮料、果汁、植物蛋白、咖啡类等品类。截至2019年,农夫山泉经销商超4000余个,全国一线销售人员超万人。

  《中国经营报》报道时注意到,农夫山泉冲击IPO之前,“突击”分红96亿元。报道指出:“上市募资本是寻常事,但是农夫山泉是否需要这笔钱,为何在上市之前进行大笔分红成为大众的质疑点之一。”

  媒体报道,农夫山泉此次赴港上市拟募资10亿美元,用于持续进行品牌建设及进一步扩大产能等。资料显示,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分别向公司股东派付股息3.67亿元、3.67亿元及95.98亿元。这么大手笔的分红,最大的收益者自然是持股最多的钟睒睒及其家族成员了。

  如果农夫山泉顺利上市,加上不久前已在A股上市的万泰生物,有人估算,掌舵人钟睒睒的身家或高达1600亿元。“我们不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如今,搬运工将变为“搬金工”了,资本市场又将催生一个超级富豪。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一手疫苗,一手饮用水,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万泰生物4月29日上市

  万泰生物4月29日上市后,因新冠检测试剂热点的市场操作,一个涨停板又接一个涨停板,对于万泰生物控股股东“养生堂”幕后的实控人钟睒睒来说,这种滋味和农夫山泉带来的财富效应一样,“自然有点甜”!

  截止于8月3日上午10点早盘,万泰生物股价为278.11元/股,总市值超过1205亿元。作为今年刚上市不久的新股,一个疫苗加一个新冠抗体检验试剂,能不能支撑如此大的市值,也是个疑问。

  也许,万泰生物未来确实能展现出惊人的成长性,股价仍有望继续抬升,钟睒睒的财富神话故事也会继续演绎下去;不过,假如未来没有业绩的底气支撑,炒作股价就是耍流氓!

  7月10日,美国FDA为万泰生物的新型冠状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胶体金法)颁发紧急使用授权(EUA)。此前,该试剂已获欧盟CE认证及多国注册审批,这无疑对市场股价来说是个好消息。

  今年5月18日,由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首个国产二价HPV疫苗(商品名:馨可宁(Cecolin))第一针在湖北省武汉市接种,引发广泛关注的国产HPV疫苗终于“落地”了,这个消息,曾一再推升了万泰生物的股价。

  国产HPV疫苗由厦门万泰和厦门大学历时18年共同研发而成,厦门万泰是全球首家戊肝疫苗生产商。目前,体外诊断试剂和疫苗两大类是万泰生物的主营品种,未来如何拿出骄人的成绩单来支撑股价,是个待解问题。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万泰生物实控人钟睒睒

  顺带一提,万泰生物也被不少人称为“妇女之友”,在疫苗领域,宫颈癌疫苗是主要产品之一。

  国产HPV疫苗由厦门万泰和厦门大学历时18年共同研发而成,目前其定价329元/支,低于同类产品,另外,它还有个独特优势——9-14岁接种者只需接种两次疫苗即可完成全部接种程序,让更多女性预防宫颈癌受益。

  “真正做企业的人不会过多露面。”农夫山泉人皆尽知,但它的幕后大佬、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却向来低调。钟睒睒曾表示:不是我不想出来接受采访,我因为害怕被曲解。

  钟睒睒说,比如华为任正非从来都不说,他不是不想说,因为很多时候说的都是误解。

  说起钟睒睒旗下的万泰生物和农夫山泉,不得不提及其控股股东“养生堂”。事实上不光是这两家公司,由钟睒睒掌舵的养生堂旗下控股或参股的企业众多,如控股企业养生堂药业、浙江彩虹鱼科技、养生堂浙江食品、朵而(北京)女性用品、养生堂(上海)化妆品研发、养生堂日本株式会社、养生堂“安吉”化妆品等;另外,其参股企业有浙江新元置业、浙商基金管理等。

  换句话说,万泰生物、农夫山泉,仅是钟睒睒家族旗下财富版图的一角。有意思的是,这位浙江杭州的隐形富豪,胡润等富豪榜上竟然没有他的名字。

  一边是卖水大鳄,另一边是疫苗大亨,在万泰生物,钟睒睒虽然挂个董事长、非独立董事职务,但日常经营管理多是交予总经理邱子欣等职业经理人团队负责。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

  钟睒睒,1954年生于浙江杭州,祖籍诸暨;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由于历史原因,但他的求学经历颇是坎坷,一度做过泥水匠。

  钟睒睒的祖父钟子逸,曾是北伐时期诸暨中共第一个党支部的书记,不过因他一度脱党的经历,“十年浩劫”时也令家庭为此受过磨难。

  钟睒睒,曾在《浙江日报》农村部做过5年记者,他曾表示,个人怀有“浙江日报情结”。钟睒睒曾因二次高考失利,后听从父母的建议,改读电大。毕业后,在浙报谋得一个职位。钟睒睒只读小学五年级,辍学后学过泥瓦工,也干过木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海南热”那段时间,怀揣“淘金梦”的钟睒睒办理了停薪留职南下。

  据说,初在海南,钟睒睒曾想办报、种蘑菇,但皆一事无成。比较有迹可循的,还是和“老东家”宗庆后娃哈哈的那段经历。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

  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曾说,娃哈哈是他的整个人生,是所有的梦。

  1991年,宗庆后“蛇吞象”,兼并了杭州罐头食品厂,并成立杭州娃哈哈集团,彼时的钟睒睒,是当时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和广西两省的总代理商。

  据说,因异地“串货”,钟睒睒将在海南低价的娃哈哈口服液,卖到广东湛江,曾因此事和宗庆后发生一场风波,双方闹的不愉快。当然了,宗庆后也未料及,钟睒睒日后的农夫山泉,会是日后自己市场上的强劲对手。

  失去区域经销权的钟睒睒,尽管看好饮料行业,不过,在创办农夫山泉品牌之前,是“养生堂鱼鳖丸”让钟睒睒一度在业内名声大噪。

  上世纪90年代,中华鳖精、红桃K、三株口服液,曾是保健品之洗脑神品,商业套路眼下看起来非常低级,功效被“洗脑式”传神。

  1993年10月,钟睒睒在海口创办海南养生堂药业,靠“养生堂鱼鳖丸”赚取大大的一桶金,据说短短一年收入千万元。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钟睒睒

  接受《财新时间》专访时,宗庆后谈了娃哈哈当年是如何打造“王牌产品”:“像以前我们几个月就可以打造出大产品,广告狂轰乱炸一下,渠道一铺,肯定就打开市场了。”“以前电视广告做做,消费者就知道了,特别是央视一做的话,全国就知道了。”

  农夫山泉,前身是1996年钟睒睒回杭州创办成果——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在农夫山泉的宣传途径上,钟睒睒早期大致和“老东家”的做法如出一辙,也是“广告狂轰乱炸一下,渠道一铺,肯定就打开市场了”。

  另外,从商业模式上,套路和他此前做保健品的营销近乎相似,千岛湖的水好。后来改名“农夫山泉”,也是为了接地气。“我们不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依旧是“洗脑式”营销。

  农夫山泉的成功,事实上证明上世纪90年代在保健品做的那套轰炸式洗脑营销模式,仍有存在价值。史玉柱旗下脑白金“今年过节不收礼”套路,不也是在延续吗?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杭州富豪钟睒睒赚钱超想象 娃哈哈宗庆后曾是老东家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海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