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田勇:注册制改革就是要把资本市场办得像农贸市场一样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专栏作家 郭田勇

  注册制改革就是要把资本市场办得像农贸市场一样,想上市的企业登记之后,即可上市。投资者觉得企业的股票好,进行购买,交易便达成;觉得股票不好,没人买,企业就上不了市。监管在其中的作用就是严惩欺诈行为、破坏资本市场交易规则的行为。

郭田勇:注册制改革就是要把资本市场办得像农贸市场一样

  注册制改革就是要把资本市场办得像农贸市场一样

  注册制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向前迈出的一大步。基于市场是一个公平交易行为的认识,我觉得资本市场与农贸市场相比并没有特殊之处,只要公平交易、不破坏交易规则即可。资本市场的本质就该如此,把上市作为一种资源来进行分配,本身就是一种市场扭曲行为。注册制改革就是要把资本市场办得像农贸市场一样,想上市的企业登记之后,即可上市。投资者觉得企业的股票好,进行购买,交易便达成;觉得股票不好,没人买,企业就上不了市。监管在其中的作用就是严惩欺诈行为、破坏资本市场交易规则的行为。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就是要回归常识,把资本市场办得像一般的商品市场一样。

  创业板实行注册制之后不一定会对主板和科创板的资金产生虹吸作用。因为资本市场与农贸市场有一点不同之处——农贸市场里商品的同质性较高,但资本市场里各个企业都是独特的,没有两个同样的品种。资本市场上提供的商品的差异性就决定一个市场很难把另外一个市场完全挤出。

  遏制投机炒作行为的两个对策

  资本市场上的一个企业就像农贸市场中的一件商品,为什么它的价格每天能涨50%或者翻一番?在一般市场,除非有大的经济波动,比如突发公共事件,可能导致菜的价格当天翻倍。但一般的情况下,价格是围绕着价值来波动的。所以,股价不太可能出现每天涨百分之几十的情况。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意味着一定存在异常,比如市场中有一些投机盘,或者炒作行为。

  投机炒作行为本身并不可怕,只要处理好两个问题即可:

  第一,拉升股价以后,如果企业也发布了重大的利好消息,有这种消息面的配合,就说明可能存在内幕交易行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证监会一定要严查。

  第二,资本市场中未来的投资者应该以机构投资者为主。中国现在还是散户比较多,这是不合理的。西方国家投资者都是委托给机构,以机构投资者、专业投资者为主的情况下,就不会出现无缘无故地拉升股票、炒作的现象。所以,市场化程度越高,恶意炒作的情况会越少。

  创业板的投资风险加大是一件好事

  注册制下,企业只要没有造假,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上市与否。如此,一二级市场就会真正接轨。因为股票供给量很充分,打新股这种行为可能就会消失。现在发行新股,做好中签率之后,隔几周再上市。未来,发行股票的时候可以直接上市,当然,发行价和上市形成的交易价可能不一样,但无论是涨了还是跌了,都很正常。

  这一轮改革之后,创业板的投资风险加大。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创业板的投资风险本来就应该更高,相对于其它板来讲,创业板的企业通常是一些高科技企业,未来的不确定性大。在资本市场中,投资者有风险偏好型,也有风险规避型。风险偏好型投资者,就喜欢到风险大的市场里去,能够吸引很多钱。

  注册制试点之后,其他的配套制度,比如退市机制、信息披露机制等未来自然都是会建立起来的。可以预见,大量企业将选择上市,其中一定会有未来经营得好的、成长得非常快的,也有经营不善的。倒闭的企业自然就会从市场中退出,所以后续的各种相关规定制度都会随之完善。

  一二级市场巨大的差价会随着注册制的落地被逐步填平

  改革不分时机,只要方向正确,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进行改革。当下,受疫情的冲击,国内经济出现下滑情况,我们当然希望资本市场能够释放出更多活力,把整体的经济往上托。

  未来真正的注册制,就像在香港上市的企业一样,直接配售,投资者可以去打新,做好认购。反正上市公司和主承销商最后定的就是这么一个发行价,在上市前可以进行配售。

  可能会出现认购倍数非常高的情况,假如总共发1亿股,市场觉得好,要10亿股,超了10倍,只能去配售。比如投资者要100股,只给10股。如此,股票发完,企业就可以上市了。

  在上市前进行新股配售时,如果认购率非常高,说明市场对它的推崇程度比较高。上市以后,它的价格可能会比发行价格高一些,但是幅度一般不会特别大。如果在配售期,认购率不是那么高,甚至可能没有全额卖掉。上市之后,股价可能就很难再涨,或跌破发行价。现在中国资本市场一二级市场之所以不接轨,是因为投行和企业之间消化这种情况,包括证监会以前一些管理政策可能是有问题的。

  如果上市以后价格翻倍,是不是意味着投行把企业的发行价定得偏低?假设发行价定为10元,上市之后却能卖20元。投行直接把发行价定为20元,不是能帮助企业多筹资吗?成熟的资本市场中就不会出现一二级市场差价很大的情况,这种大差价对企业来讲是很不公平的。随着注册制的推出,一二级市场巨大的差价会逐步被填平。

  本文原发于网易

  (本文作者介绍: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