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三个新优势

  意见领袖丨富兰克林邓普顿

  疫情下,我们期望可以尽快看到经济复苏 — 不论是从底部急剧反弹的“V 型” 复苏,缓慢的“U 型”复苏,或是深度停滞更长时间的“L 型” 复苏。宏观来看,我们对一些新兴市场国家抱有相对乐观的态度,这些国家无论是在社会、治理及医疗保健体系方面的处理都有优势。另外,这场危机亦推动了新兴市场机遇的一些长期趋势。

新兴市场的三个新优势

  第一,新兴市场制度弹性增强。与已发展国家相比,很多新兴市场企业在面对危机时的资产负债表都更为强劲。巴西、印度、中国及韩国等国家在过去几年同样受益于制度改革,相对于其他西方国家,新兴市场在面对这场危机时相对拥有更强的基础及更大的财政灵活性,这也是经济复苏的好先兆。

  其次,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性质也在转变。过去10年,我们见证了新兴市场由从事周期性行业及依赖外国需求转向国内消费及技术的转变。例如,在中国,贸易对其经济的贡献已经减半,这转变亦确保了中国不再受制于西方经济的复苏。

  第三是创新及新兴市场在基建及商业模式方面希望超越已发展国家的概念。我们看到新兴市场在发展移动电信、电子商务及支付等领域占有优势。这种商业模式非常适合新兴市场的结构,并受益于在中国及印度等国家以极低成本提供的优质数据覆盖。新商业模式也影响了西方的流行文化。例如,中国私营企业视频流媒体平台TikTok,受到美国及世界各地的使用者欢迎。

  总括而言,我们认为果断的决策与高效的执行力,社会凝聚力及经济弹性都是一些度过经济危机至关重要的因素。我们展望这些特性将能帮助各国度过眼前的危机,而具有可持续比较优势的经济体及企业将较大机会平稳渡过将会持续一段时间的经济疲弱期。我们认为,投资者在此时更需要按国家、板块、资产类别以及在资产类别内按行业和个别企业去进行选择。

  (本文作者介绍:邓普顿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是美国华尔街的一家证券公司,全称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主要投资保守型股票。公司於1947 年由Rupert H. Johnson, Sr. 在纽约创办。)

相关文章